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八十七章 无所畏惧

作品:踏天神帝|作者:墨荷|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2-15 09:49:34|下载:踏天神帝TXT下载
  “多谢前辈相助。”

  李埮谢到。

  “用不着,老夫只是看不惯那个家伙罢了。”

  张振山坐下,张承欢陪着坐在一边:“爷爷,那个郑开山越来越过分了,说都不说就敢闯进来,而且还想对我下手。”

  张振山疼爱的抚了抚张承欢的小脑袋,“你啊,就是不肯好好修理,不然那些人岂会是你的对手?”

  张承欢嘟着嘴不满的抱怨:“他们可都是先天初期,就算很认真修炼,现在也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好嘛。”

  “贫嘴。”

  张振山批评,“你要是不贪玩,早就先天了。”

  “瞧爷爷说的,先天哪里有这么好突破?”

  张承欢别解着。

  李埮轻笑一声道:“张小姐应该已经在后天巅峰卡了许久吧?”

  张承欢有些意外的点头。

  “三天打鱼两天晒网都能后天巅峰,那少晒一天的网突破个先天还不容易?”

  “其实我也很想修炼,但就是静不下心嘛,都怪那些笨蛋,天天找我去玩!”

  “别把责任推给其他人。”

  张振山给了张承欢一个暴栗,“你要是不想偷懒会和别人出去玩?”

  张承欢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一副死不悔改的架势。

  张振山很是头疼的叹了口气,少顷对着李埮道:“小友救命之恩老夫没齿难忘,明日庭审,定保小友周全!”

  事到如今还原意相信自己吗?

  李埮心头有些暖,有点高兴的轻轻摇头,“前辈用不着为难。”

  “谈不上为难不为难的,老夫相信历练的事与小友无关,只不过一些小人在背后作祟罢了。”

  “不,晚辈并非不想接受前辈的好意,而是已经有了应对郑长老的办法。”

  现在郑开山那边的确是“铁证如山”,即使是张振山,如果强行插手,肯定会惹得所有弟子不满。

  如果李埮没有猜错的话,这个时间,郑开山已经派遣手下四处传播他害死五十同门的谣言了,李埮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拖累别人。

  “是什么办法?”

  张振山有些好奇也有些不相信,“小友大可不必为难,老夫来日已是不多,也不怕什么了。”

  “前辈,您觉得晚辈是托大之人吗?”

  张振山怔住,少顷忽地大笑了起来,“那好,明日老夫就看看小友有何妙计!”

  “李李大哥,你真的有办法对付他们?”

  张承欢担心的问。

  李埮点头,“自然是真的。”

  没有出去挨骂遭人白眼的兴趣,李埮这一整天都没出过门,晚上的时候,他在房间打坐,张知忽然拜访。

  “这么晚了,门主找我有什么事?”

  李埮问。

  张知犹豫片刻,严肃的问:“小友,之前我有些激动,得罪之处还请原谅。”

  “没什么得罪的,门主做的都是该做的事。”

  “多谢,我能问几个问题吗?”

  “尽管问。”

  “小友到底是什么来历?”

  直接说临江李家吗?

  他肯定不信,还会觉得是在敷衍,而且这样可能会把家族牵扯进麻烦之中。

  李埮不假思索回答:“之前已经回答过了吧,那些都是真话,门主不信我也没什么办法。”

  “不,就是问问而已,那第二个问题,小友来我天狼门,究竟想要得到什么?

  我没其他意思,就是想知道而已,如果可以的话,把那东西直接送给小友也行,就当是交了个朋友。”

  李埮思考片刻回答:“我的确有自己的目的,但并没有图谋贵派什么东西,并且也绝不会做对贵派不利的事。”

  不算回答的回答,不过也面前算是回答。

  “小友治好了父亲的狂并,我自然不会怀疑小友怀揣歹意。”

  “多谢信任。”

  “那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害死司马长老的,究竟是谁?”

  张知目光如炬。

  李埮毫不犹豫:“郑开山。”

  “那份地图不是刘永出的主意吗?”

  “刘永出主意有何用?

  得有人帮他实施,门主觉得谁有这个能力?”

  “我明白了.”郑开山站起来,沉默的离开了。

  他到底是真信自己还是假信自己,真信最好,依然怀疑也罢。

  他入门也有二十来日,很快先贤墓葬就会出土,到时候就是他离开的日子,张知的想法并不重要。

  “不过.果然还是不要被怀疑比较好呢.”第二天清晨,随着五声巨大的钟响,庭审宣布开始。

  “我和庭审还真有缘啊,这才几天就又回来了。”

  李埮自我调侃着在一众愤怒的目光之中走进了大殿。

  张知,张承欢随后进来,最后是张振山,以及其余的一些长老和导师。

  导师都站在两侧,只有长老是坐着的。

  而李埮在中央站了一小会发现有一个空出来的位置,便自顾自坐了下去。

  顿时,外面一阵愤怒的喧哗,长老导师门目光极为不满。

  “给我站起来!”

  郑开山一拍惊堂木大喝。

  李埮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只要还未定罪,我就是天狼门的客卿长老,我站着,你是不是也应该一起站?”

  郑开山的脸色一下黑了下去,但仔细想想却也没什么好反驳的理由,按照门规的话,的确是应该和李埮说的那样吗,于是他就只好视而不见,心里想着呆会要你好看这样的事。

  李埮对此一笑而过,淡定的等待着所谓审批的继续。

  张振山,张知,张承欢,三人大约是整个宗门之中唯三还在支持李埮的,此时比起担心,好奇倒是占了上风,他究竟是有什么底牌,做了什么打算,居然会表现如此的无所畏惧。

  就让你再得意一会.我倒要看看你还能耍什么花招.郑开山不屑的冷哼一声,宣布了庭审正式开始,他对着李埮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细数所有的罪证。

  而李埮每每被问题可有问题,回答都是没有,这也让张振山他们从一开始放心转而慌张困惑了起来,如果这样下去,即使是他们,也不可能去救李埮,如果那样做,天狼门的凝聚力也就散尽了。

  局势随着时间的流逝,几乎是压倒性的朝着郑开山那边倒,一切顺利的甚至让他本人都有点不安。

  太不对劲了,李埮为什么一点都不害怕?

  他到底是准备了什么底牌?

  难道是仗着自己的背景吗?

  呵呵,那就无所谓了,只要有那些大人在,他什么背景都不管用。

  郑开山继续着自己的质问,陈列李埮的罪证,张承欢他们见李埮不作为,皇帝不急太监急,开始帮着去辩解,不过收效甚微。

  郑开山几乎把一切有利的证据都捏在了手中。

  终于,庭审在所有人的期待之下来到了最后的时刻,此起彼伏喊打喊杀声之下,郑开山大声宣布:“以上,将剥夺李埮客卿长老身份,处以死刑!”

  他说完就高高扬起嘴角,一副胜券在握的表情,他几乎能肯定自己的猜测,李埮是要用身后的背景来压他。

  不过无所谓,管他是什么神秘家族的人,只要依靠这组织,哪都不是问题。

  此时的李埮终于抬起了头,露出了蔑视的眼神,他同样也看穿了郑开山的想法。

  没错,就和郑开山预想的一样,李埮就是打算用叫做背景的东西去压他。

  而郑开山没有想到的是,李埮摊出的牌会是如此之大!李埮缓缓抬起抓着一枚精致玉牌的右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