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826:美人儿

作品:最强赘婿|作者:彦小焱|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2-15 10:10:18|下载:最强赘婿TXT下载
  朋友?

  安瑶当她是朋友?

  以人家现在的身份,完全吊打自己,可安瑶却是一点架子也没有,还愿意当吴芊芊是朋友,愿意帮她,这份恩情,吴芊芊深深地记在心里了。

  话说袁晓蓉这边,给齐勋打了好几次电话,终于是打通了。

  “哇……勋勋,我被人欺负了,你可一定要替我做主啊……”袁晓蓉真不愧是演戏的,这眼泪说来就来,哭哭啼啼地将吴芊芊如何如何欺负她,安瑶如何如何刁难她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勋勋,吴芊芊那个贱人,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又混入剧组了,我看见她就来气,你快让她滚蛋,离我远远的……”

  “你是不是还要那个叫安瑶的女人跟你道歉啊?”齐勋明显是在说反话,袁晓蓉却还没意识到齐勋话里话外的意思。

  “对,我就是要那个女人跟我道歉,她居然打了我一巴掌,她凭什么……”

  “就凭你是个贱人!”齐勋终于忍不住,爆发道。

  袁晓蓉愣住了,“勋勋,你……你怎么了?”

  “我说你就是个贱人,你这个贱货,差点害我得罪不该得罪的人,你还有脸在我面前颠倒黑白?”

  “我没有……我……”

  “行了,别说了,这部戏另换女主了,你哪凉快哪呆着去吧,另外,你也别再来烦我了,老子已经对你腻了。”

  袁晓蓉就是再傻,也明白自己这是被齐勋给抛弃了。

  他根本不是真心对待自己的,只是在玩弄自己的感情和身体而已。

  她也怒了,喝道,“齐勋,你他妈的不要脸……当初骗我上床的时候,好话说一大堆,现在玩腻了不想玩了,你就这样对我,你以为我袁晓蓉是那么好打发的人吗?你给我听着,这件事,我跟你没完……”

  “威胁老子?老子能捧红你,就能抹杀你……滚!”

  电话被粗暴地挂断。

  袁晓蓉望着漆黑的手机屏幕,气的五脏六腑都快要冒烟了。

  她就这么毫无预兆突然地被齐勋抛弃了,被剧组抛弃了,被娱乐圈抛弃了……

  都怪那个打自己一巴掌的女人,“贱人……我不会放过你的!”

  “啊……”后脖子突然挨了重重一巴掌,袁晓蓉尖叫一声,便晕倒了。

  “啧啧……这皮肤真白、真嫩、真滑溜,可惜是只残花败柳……不过,用来制作香料还是不错的……哈哈哈……”笑面阎罗抱着昏迷的袁晓蓉,纵身一跃,离开。

  不远处,两个女人暗自嘀咕,“瑶儿,你真的练成了巫蛊术最后一层,你真的没骗姑姑吧?”

  “姑姑,我真的没骗你,我练成了,那天,你不也亲眼看见了嘛。”

  女人深深地叹息了一口气,“你这丫头古灵精怪的,从小到大可没少骗我,我就怕你这次又是在骗我。我知道你报仇心切,但咱们毕竟能力有限,不能做无畏的牺牲,瑶儿,你现在看着我的眼睛再说最后一遍,你真的没骗姑姑。”

  百里瑶儿望向姑姑的眼睛,突然有点心虚,其实,她根本就没练成。

  巫蛊术最后一层,何其的诡秘复杂,母亲乃是巫蛊术中才华最高最有成就的一个,终其一生也没能练就最后一层,更何况是自己了。

  不过,她实在是没耐心再等下去,每每想起被庞飞被迫改名字的画面,她就要抓狂,要疯了!

  “姑姑,我自己一个人去吧,你就别跟着我了。”百里瑶儿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这样跟姑姑说。

  女人下意识抓住百里瑶儿的手,“瑶儿,你果然是在骗姑姑的对不对,不行,咱们不能这样冒险。巫蛊术现在只剩下你和我两个人了,如果连我们都出事了,那巫蛊术,就彻底地完蛋了,你父母和爷爷奶奶他们交代下来的任务,又该由谁去完成,九泉之下见了他们,我们该如何面对他们?”

  “走,跟我回家,在没练成最后一层之前,你再也不许有这样的想法和念头了。”

  百里瑶儿不甘心,都来到山脚下了,却又要回去。

  “姑姑……姑姑……”

  没有走远的笑面阎罗抱着昏迷的袁晓蓉,居高临下看着百里瑶儿和她的姑姑,“啧啧……又是两个美人儿,我这运气可真是爆棚啊,一下子遇到三个美人儿呢。不过,今天就暂且先放过那两个美人儿,先带着一个回去……”

  某房间里。

  袁晓蓉悠悠地睁开眼睛,入眼,是一片破败的地方。

  有奇怪的味道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这气味可真是刺鼻。

  她下意识想动,却发现手脚都被绑住了,动弹不得。

  还有,自己的衣服呢……都哪里去了?

  她被脱的光溜溜的,浑身竟是一丝不挂……

  恐慌瞬间席卷了她的全身,“这是哪里……这是哪里……放开我,放开我……”

  “小美人儿,别乱动哦,小心刀子对不准位置哦……”一道妖媚的声音,自身旁传来。

  是一个男的,手中还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刀子。

  刀尖在她的身上游走,冰凉刺骨……

  袁晓蓉知道那股奇怪的味道是什么了,是血腥味,是人的血腥味……

  “啊……”

  “叮铃铃……”深夜,辖区派出所的报警电话响了起来,接线员接了电话,对面是个老头的声音,“警察吗……我要报警……我刚才好像看见有人杀人了……”

  半个小时后,警方赶到老人家报警所说的地方。

  笑面阎罗听闻警车声,丢了袁晓蓉残破不全的尸体,纵身一跃逃走。

  当警方冲进废弃的厂房,看到的,是一副惨不忍睹的画面……

  “哼,就凭你们,也想抓住我?”笑面阎罗坐在一颗大树上,笑嘻嘻地看着底下忙碌的人群。

  “没意思……还是去找我的安瑶小宝贝玩吧……”一抹黑影,在黑夜中悄无声息地消失。

  底下忙忙碌碌的警员们,却是没有一个人察觉到。

  牛头山重要卡扣守卫森严,但毕竟是一座广袤的大山,不可能每一处地方都有人把守着。

  ……

  深夜。

  安瑶和庞飞都睡的很沉,笑面阎罗的身影,悄无声息地在二人房间里出现。

  “小美人儿,我来了……”

  伸出去的魔爪险险就要落到安瑶身上,突然,一只强有力的大手,“啪”的一下将他的手打开。

  “呦,醒着呢?”这家伙永远都是这副狐媚的嘴脸,不男不女的,看了都让人作呕。

  庞飞冷着脸看着他,这个上次险险被自己要了性命的家伙,不仅跟着他们来到了蓉城,更是找到了他们居住的地方,简直是在找死!

  庞飞二话不说,提起拳头就冲了上去。

  二人在房间里面打的难解难分,却是悄无声息的,没发生一点声响,安瑶依旧沉沉地睡着。

  从屋里打到窗外,再从窗外打到阳台……

  “什么人?”

  终于,还是惊动了睡在隔壁的乐乐,那小子机敏的很,任何能凑热闹的事情,他都不会错过。

  见庞飞和笑面阎罗缠斗在一起,乐乐也是二话不说,提起拳头就冲了上去,加入战斗之中。

  “嘿,看不出来啊,你这小子倒是有两下子嘛。”笑面阎罗笑着调侃乐乐。

  说话的功夫,胸口被庞飞击中,打的他连连后退几步。

  乐乐一个飞毛腿冲过去,“你看不出小爷的东西还多着呢,接招!”

  笑面阎罗或许不是庞飞的对手,但却一定不可能不是乐乐的对手。

  一个巴掌拍过去,乐乐就被其拍的飞了出去。

  见父子二人联手,笑面阎罗显然占不上什么便宜,索性纵身一跃逃走了,“庞飞,你可得把我的小美人儿给我养好了,要是让她有一点磕着碰着的,我就为你是问。”

  “该死的,被那家伙跑了!”乐乐颇有些遗憾地说。

  庞飞冷冷地道,“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迟早抓住他,将他大卸八块!”

  “对,大卸八块!剥皮抽筋,折磨死他!”乐乐附和。

  庞飞没好气地在其脑袋上拍了一下,“小小年纪,跟哪学来的这些东西?睡觉去。”

  “睡觉我肯定要睡的,但咱们现在是不是应该做另外一件事情?就是惩罚那些护卫啊,吃干饭的吗,人家都闯到咱家来了他们都不知道……”

  庞飞道,“以那家伙的身手,的确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进来,别说就那几个护卫了,就是再增加一百个一千个,也未必能防得住。”

  “那也不能因为这个就不惩罚他们了,至少得让他们知道,这是他们的失职。”

  庞飞看向乐乐,这小屁孩,现在都敢给自己当军师了。

  “睡觉去!”

  “好好好,我去,我这就去。”

  夜,依旧很深,牛头山静悄悄一片,看似安静祥和的背后,却又不知道藏着多少双虎视眈眈的眼睛在盯着看。

  今日之事,倒是让庞飞多了个惊醒,贼人都能闯到别墅里来,说明别墅周围的防御,太弱了。

  第二天,庞飞就抽调了一半的护卫,专门守护别墅的安全。

  安瑶一点也不知晓昨夜发生的事情,一觉醒来,就看到别墅外多了很多的护卫,反倒纳闷庞飞这是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