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八二五章 梦想

作品:九零空间小神医|作者:一抹冰绿|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2-14 09:57:58|下载:九零空间小神医TXT下载
  周丽丽带着老公去医院接上胳膊,没救出家里人,丈夫还被欺负了,她心里恨极了,怂恿陆国言报警,但是被陆国言拒绝,并且让她把嘴巴闭上不要到处说此事,对于他来说,这是说出去实在太丢人了,比被安夏羞辱还让他丢人万分无法忍耐。

  弄走周家母子,安夏估摸周丽丽不会死心,还会找机会上门,跟陆柏川商量了一下,陆柏川让安夏不要着急,他会看着办的,反正给他们看了房本,宅子已经易主,他们也该死心了。

  一连几天,陆家这边儿没什么动静,反倒是安夏的录取通知书到了,清华大学附属协和医院中西医结合科,霍老爷子拿着这张通知书,高兴地不行,继而又撇撇嘴,“他们讲中医你就别听了,到时候回家外公给你讲,至于西医,主要就是检查仪器,根据指标查找问题,我承认西医有他的优势,但是论治病,还是中医,他们根本治不了根,就拿做手术来说,中医其实也有手术,正骨、缝合中医都有,而且还会结合个人情况给你治好了。

  可西医呢,西医给你做了手术,你出院的时候,出院单上写的是达到临床治愈,什么意思,就是说经过一系列治疗,体征问题消失,再检查无异常,这就叫临床治愈,但是也许你出院没多久就复发了,而中医的治愈是彻底治愈,去根的。”

  霍怀纲看着父亲一脸鄙夷,知道父亲是老思想,一贯看不中西医,其实中医的衰落他也很无奈,现在大环境变了,人们的生存环境食物空气和水跟以前不一样,土壤也不一样,甚至就连中药材都是人工种植,药效大打折扣不说,有些药效甚至发生了细节上的变化,用以前的方子治不好病了。

  中医太复杂了,中医集合了许多体系,所以一个好的中医,悟性第一,其次是耐得住性子学习,这两个又导致很多中医其实是不合格的,他们看不好病,让患者渐渐不再相信中医。

  “爷爷,我去上中西医结合,只是想通过西医作为跳板,外国人对华夏国不了解,对咱们的中医更是认为是巫蛊之术,其实中医体系是具有大智慧而且近乎完美的体系,所以我学了中西医,把西医的检查手段跟中医的治疗手段结合在一起,把中医发扬光大,让全世界都知道中医的厉害,对老外进行文化输出。”

  霍老爷子听得连连点头,“夏夏分析的很透彻,大环境发生了变化,你好好学,外公等着看着一天。”

  “外公,您身体这么好,一定能看到,不远的将来,外国人也会认识到中医的好处,他们也会去中医馆正骨、拔罐!”

  霍老爷子跟安夏说的心潮澎湃,拉着安夏说了一天的中医,他发现这孩子对中医的理解十分透彻,很多疾病虽然没见到,但居然知道各种问题和表征,越发起了好好栽培安夏的心,这孩子的天赋绝顶,是他从没见到过的。

  霍家喜气洋洋,萧敬生却接到父亲电话,要他明天立刻带安夏回家。

  萧敬生知道父亲想什么,定是知道安夏拿了通知书,上次闹成那样,他不想让孩子回去受委屈,于是下班后他自己回了一趟家。

  晚上霍静姝回娘家吃饭,丈夫不回家,安夏在父亲那,她也过去了,儿子的气色看着比之前好一些,脸色没有那么苍白,嘴唇也没有那么乌紫,萧然看到母亲来也特别高兴,晚上吃了饭一家三口一起回家。

  安夏给萧然把了一下脉,萧然的脉搏比之前稍稍有力一些,母子三人回家后洗了澡一起看电视,萧然因为身体虚弱,早早睡了觉,霍静姝等丈夫回来,安夏也没什么事,坐着跟母亲说话,说起她以前在山坡村的生活。

  到了晚上十点多,房门传来动静,萧敬生黑着脸进了屋里,看到妻子女儿,立刻换了脸色,但他的异样还是落入安夏眼中。

  “爸,你吃饭了没?”

  “啊,不太饿,不想吃。”

  一听父亲没吃饭,安夏起身,“我给您下点面条,好歹吃一些,您脸色看着都不太好。”

  安夏进去后,霍静姝才轻声问丈夫怎么了?

  听了丈夫说的事,霍静姝脸色也不太好,“爸这是想干什么?夏夏这孩子,可不是任由人摆布的,再说咱们家已经牺牲了一个你,难道我还要再牺牲咱们的孩子,这个孩子是我吃了多少苦才保住的,结果一生下来就不在我身边儿,得老天垂怜,机缘巧合找到了她,好不容易才回到咱们身边儿,孩子也懂事听话,难道就要这样为你们萧家白白牺牲?”

  霍静姝咬咬牙,“萧敬生,这件事情上你要是敢犯糊涂,我就带着女儿回娘家,以后你跟你们萧家抱在一起过吧。”

  “静姝,你小点声,别让夏夏听见,我是那么糊涂的人吗?我这么晚回来,就是去了家里一趟,我爸很犟,但是我已经表明自己的观点,夏夏想做什么,我绝不干涉,谁都别想干涉我女儿。”

  霍静姝轻轻握住丈夫的手,“你这样说爸肯定很生气。”

  萧敬生苦笑一下,父亲何止很生气,还跟自己提了不可能办到的事情,自己不答应,他就这疼安夏,想到这萧敬生紧紧握住妻子的手,看着妻子已经不再年轻的容貌,为了这个家,他吃点苦可以,只要妻子跟孩子过得幸福。

  安夏端着自己做好的大葱咸汤卤子的清汤面,等外面没了动静,才从厨房出来。

  “爸,吃点清汤面,咸汤卤子,不油腻,只可惜是挂面,要是手擀面才香,小时候就盼着又这样一碗白面条吃。”

  萧敬生听了姑娘的话,心头一酸,做到饭桌上吃饭,配着腊八蒜,一碗面条全部吃完。

  安夏看了看父母,发现他们两人眼神交汇,像是有什么事情埋着自己,刚才她在厨房隐隐听到母亲说带着自己回娘家过云云,不知道是不是爸妈吵架了。

  她的目光又在父母脸上打了几转,看到母亲还给父亲倒了杯水,想来没什么大事,渐渐放下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