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789章 祁北挖坟,偶遇

  上元节后,宁王兵败而死。

  消息传回北夏,祁北放下心的同时,只觉得自己白操心这么久。

  那两口子根本不需要担心。

  暗钉阁送来盛京秘信,祁北看完,将信纸放在香薰炉里烧了个干净,脸色沉了下去。

  苏窈?

  看来得去刨个坟了。

  夜深人静,一青一黑两道身影,出现在了乱葬岗。

  苏窈是奸细,死后自然不可能葬入王陵,被送到了国都城外最大的乱葬岗。

  这里除了无人收尸的流民尸体,大多都是罪犯的尸首。

  家族将其除名,以此为耻,不得入祖坟。

  乱葬岗大大小小的坟茔此起彼伏,荒草丛生,白日里就鲜有人来此。

  如此夜黑风高,更是没有半个人影。

  除了惊起几只乌鸦,再无任何声响。

  很快,一具黑棺,就被两人挖了出来。

  祁北一掌拍在棺盖上,棺盖空翻落在一侧,只见棺椁里空荡荡的,并无尸骨。

  银月诧异看向祁北,“我们挖错了?”

  祁北摇摇头,眸色沉了下去,“苏窈没死。”

  苏窈的尸体,是狱卒收殓的。

  祁北派人事先打点过,就是这里没错。

  楚曦玉突然问苏窈是否真的死了……这问题本就很奇怪。

  看来,苏窈不仅没死,还跑去盛京,撞到了她的手中。

  若是她没有暴露,这女子心如蛇蝎,又奸猾狠辣,倒是一个难缠的对手。

  但楚曦玉已经引起警惕,还来向自己求证,看来不出几日,就能收到苏窈又一次的死讯。

  论起挖坑,祁北还没见过比楚曦玉更厉害的女人。

  “没想到端王倒是一个多情种。

  北夏帝命他处死苏窈,他都敢阳奉阴违,偷偷将人救下来。”

  祁北眸色更冷。

  当初苏窈是自己抓的,结果出了这种纰漏,让她又苟且偷生一次,祁北很不爽。

  当然了,这怪不了祁北。

  他不是刽子手,最多只能把人定个死罪,不负责杀人也不管埋。

  “当时不是已经死了吗?

  活人怎么瞒天过海?”

  银月不解。

  北夏帝也不是傻子,埋尸之前也会派人验查的。

  “假死药,能令人气息全无,与死人无异。”

  祁北话音一顿,“端王府里有一个神医,是医仙谷主的师兄。

  二十年前因医术理念分歧,叛出医仙谷,自立门户,是端王的供奉客卿。”

  假死药这种东西十分罕见,全天下也找不出几个。

  谁也没想到,端王留了这一手。

  祁北将棺盖重新盖上,冷冷道,“端王现在春风得意,等他收到苏窈的死讯,必定十分惊喜。

  咱们等着看戏。”

  两人将棺椁又重新埋了起来,清扫痕迹,以免被人发现端倪。

  “你怎么知道,苏窈又要死了?”

  银月不懂就问。

  祁北嗤笑一声,“遇上楚曦玉,她还能活?”

  银月:……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法反驳?

  两人重新埋好坟,甚至把最初挖开的杂草又重新种了上去,混在一片青青坟草之中,完全看不出曾经被挖开过。

  正准备离开乱葬岗,突然听见远处有马蹄声传来。

  祁北立即拉着银月躲在了空坟堆后面。

  这大晚上,谁会来乱葬岗?

  自己和阿银趁着半夜悄悄而来,应该没被人发现吧?

  很快,马车停在了乱葬岗门口。

  两个侍卫扶着一个紫衣女子走了下来……那女子拎着一篮子纸钱蜡烛,走到一个坟包面前,给那无名坟包上香,烧纸钱。

  银月打量了一下双方的距离,看向祁北,眼神示意:怎么解决?

  祁北摇摇头,做了一个按兵不动的手势。

  那女子并未在此停留多久,烧完纸钱,低声不知说了些什么,便又重新上了马车,哒哒离开。

  以祁北和银月的身手,隐藏在百步之远的坟堆后面,完全没有引起这种普通人的注意。

  “刚才那个……好像是甜梨公主?”

  银月一脸纳闷。

  这公主,大半夜来乱葬岗祭奠?

  “那应该是冬妃的坟。”

  祁北思忖道。

  银月其实也不知道冬妃是个什么鬼,但既然祁北心中有数,那就和他们无关。

  没必要了解。

  反正他们只是不能让别人知道苏窈的坟墓被挖,以免端王通风报信。

  两人等马车走远,便也起身,离开乱葬岗。

  此时已经是半夜,除了晚上开门的坊市,四处都已宵禁,街道空荡荡,一片漆黑,只有提着灯笼巡逻的城卫。

  两人轻功卓绝,足踏飞檐,没引起任何人注意,便快到了云王府。

  临近王府之时,却听到街道传来一阵争吵声。

  在寂静的夜色里,格外醒目。

  “公主殿下,皇街早就宵禁了。

  您这是打哪儿来啊?”

  蒋三是今夜值守的巡城官,拦住了耶律梨的马车。

  其实宵禁这种规矩,一般只针对老百姓。

  勋贵世族们大晚上出行,巡城守卫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耶律梨公开支持云王,让想要挑起大皇子旧党和云王矛盾的怡王,无处下手,对她记恨在心。

  早就想找机会整治她了。

  正巧,撞在了蒋三的手上,自然不可能放过。

  “今日有事,犯了宵禁,本宫明日自会去交罚金。”

  耶律梨也知道蒋三故意找茬,直接认罚。

  蒋三哈哈一笑,“公主殿下倒是识时务,但是你这大半夜鬼鬼祟祟出行,我觉得十分可疑!我现在怀疑你私藏了宫中禁品,让本官搜查一番,方可放行。”

  “你简直血口喷人!”

  婢女气的跳脚。

  耶律梨倒是不争辩,直接撩起车帘下了马车,“车里并无不可告人之物,蒋三少尽管搜查。”

  “看你这么有恃无恐,那东西估计就藏在你身上。”

  蒋三少笑的一脸猥琐,“让本少搜个身,才能证明你的清白!”

  耶律梨脸色微沉,“蒋三,本宫是公主,你自重!”

  “一个被陛下赶出皇宫的公主?

  陛下有多厌你们兄妹,几年没见过你一面,你自己心里没点数?

  除了一个公主的虚衔,你算什么公主?”

  蒋三有恃无恐的嘲笑。

  她虽有一个尊贵的封号,北夏帝也供她公主应有的衣食住行,却不想见她,以至于驱逐皇宫,另以别府安置。

  不得召见,不准她入宫。

  其他世族到底忌惮她是帝女,不敢欺辱。

  但北夏四大门阀,家族里不知娶了、生了多少得宠的公主,根本不会把一个失宠的公主放在眼里。